宵子

未央长乐

仗剑天涯客。

      额的娘亲勒终于到了。
      鞋上沾了一路的泥泞后,女孩和她的家人走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一户人家前站着位老人,女孩的母亲走上去和她打招呼。
     “二婆!”
      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老人过了几秒才有了回复。女孩母亲开始向老人介绍自己的身份,老人也慢慢地反应快了起来,三人开始聊了起来。
       女孩在旁边观察老人,发现老人的眼睛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好像是渐渐亮起来的。
       是不是刚才在回忆中找到了自己父母的位置呢。
       女孩趁着父母和老人说话的缝隙以祖祖的称谓问候了这位父母的二婆。
       可能是女孩的声音不够大,她母亲没有听到,回过头来向女孩呵斥了一句:“也晓不得喊祖祖!”女孩父亲为女孩反驳道:“别个刚才喊嘎的!”
       女孩内心对她妈翻白眼,向老人又问候了一句。当女孩将目光从老人脸上往下挪时,她瞧见了老人脖子上的一块像瘤子一样的东西。
       是瘤子吗?有点像大脖子病,大脖子病学名好像也有个“瘤”字。
       边聊着天,女孩边随父母绕过房子,来到坟前。
       “我们过来给我公烧纸!”女孩父亲大声重复这一句。老人终于听到后,又和女孩父亲你一言我一句的聊起来。
       女孩母亲把祭拜的酒水、烧的香和放的火炮通通拿出,女孩开始撕纸。
       “您还记不记得哪座是我公的坟?”女孩母亲和老人搭话。
       眼前的,说是坟,其实就是一堆隆起小小土丘,一共四位老人,没有坟墓。世纪前的老人家们一起挤在一起,也算凑个热闹吧。
    “中间和旁边的那个!”老人用手指了指。
      女孩母亲顺着老人的手指,吃惊地再次询问,在与老人稍作交流,最后以有惊无险的口气说道:“还以为我们这么多年的纸都烧错了。”
       “其实最终(这四人)还是一家的。”女孩母亲用打笑的语气添道。但女孩看见女孩母亲还是把酒水往右边挪了挪。
        “这是(你)爷爷的爸爸,我该喊爷爷,你该喊神龛ke了。”女孩母亲向女孩说道。
         我又不是不晓得。
         这年四月初的太阳特别大,炙热的阳光打在女孩脸上,感觉火辣辣的烫。
        “你们(的娃)是男wer还是妹zai?”
      “一个男wer一个妹zai。”
       “您好多岁了?”
        “八十七八十八嘛,”老人又开始回忆起她的岁数,“差不多了…就这个月满八十八。”
        对话依旧在进行着,女孩父亲点燃火炮,接上不远处另一位扫墓人的火炮,响亮的从炮声从咫尺前起,香纸烧起,空中灰尘满天,高温使得女孩转身不愿以面相临。
        一人路过,看见女孩父母,寒暄几句后便走了。
       香纸燃尽,女孩母亲将酒水倒下,对地下的人说了几句求保佑的话,开始收拾东西。她把放置在坟前的肉拿下,嫌太油的她抱怨道:“你看你老her切的肉,你看他干的!”
        哦。
        终于,女孩一家向老人道别,老人絮絮叨叨着什么,女孩母亲嗯嗯的回复着。
       此刻,女孩心里有丢丢高兴。
       等哈就可以买衣服了。

呀!那里来得、好(hao四声)、天、气呀啊!

开播啦!!!哈哈哈!!可是偏!偏!是八月三十这个不吉利的日子😔╭∩╮。

这世上无人能有比您更为璀璨的亮光,我愿俯首鞠身待您成长加冕为王。